小草莓appios下载

“陆儿,明天怎么回去?”

“高铁啊,从齐市直接坐到吕华还能近点,不然坐飞机还得绕远,太远了。”

饭店里,陆泽哧溜哧溜的吃着面条,不知道怎么就突然馋这口了,庄羽坐在他身边,讨论着陆泽怎么回家的问题。

快过年了,今天大年二十五了。

“不怕被人认出来?被堵在高铁上怎么办?”

陆泽食指挠了挠额头,夹起一筷子菜放进面条里搅拌两下,又塞了一大口,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摇了摇头。

“我这样,再带个墨镜,谁还能认出来我啊?”

“哈哈也对,那个,给叔叔阿姨买点补品,你这么大个人在我剧组遭罪,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没对不住你,但对不住叔叔阿姨。”

陆泽看了一眼包装,虽然是一些正常的补品,不是人参鹿茸什么的,但也是非常贵的那种了,这么几盒也得四五万。

陆泽没有拒绝,说句有些膨胀的话,四五万对他来说也不是很贵,他自己也负担的起,况且逢年过节的,这礼不收还不好,只能道谢,打算一会出去逛逛,赶紧把礼给还了,还得给王梓萱和其他主演们买点年货。

见陆泽没拒绝,庄羽也挺高兴的,很难得跟大家举了杯,喝了一瓶啤酒,随后各自回到房间休息。

……

海边旅行的清纯漂亮姑娘

每年的春运都是一件特别令人痛苦的事情,何况还是陆泽这么一个不大不小,在青少年人群中还算有知名度的艺人。

说是陆泽现在的形象别人认不出来,只是开玩笑,又不是易容术,留个胡子就让人发现不了?那纯是扯淡。

反正陆泽现在是全副武装的,口罩墨镜都带上了,在人口非常密集的车站里,真要是被认出来发生了踩踏事故,那陆泽也就完了。

不是陆泽很装,觉得自己很红,只是不敢小瞧那种喜欢围观的吃瓜群众,因为从众心理,人会越聚越多的。

坐在贵宾候车室,陆泽看了看手表,预计到达吕华火车站时是上午十一点多,还得买一些年货送礼,估计到家就得下午三四点钟了。

他这回是学聪明了,打算在吕华租个车,自己开回村子里去,省的还得来回的倒车,费劲,东西多还不好搬。

他是有驾照的,早就有了,因为没到横店干群演之前,陆泽的理想职业就是出租车司机…..

起码挣的比兼职或者服务员多上不少,而且相对自由,不会像服务员一样,玩手机就有人骂你。

拎着大包小裹的上了车,陆泽拿着车票对号的时候发现位置已经有人坐了,跟他打了声招呼,这男人也很讲道理的给陆泽让了座位。

现在网络上的各种霸座视频,那些不是倚老卖老,就干脆是脑子有坑的人现实中还是很少能见到的,大多数的乘客都很的文明。

把行李放在行李架上后,陆泽靠在椅背上叹了口气,其实烦心事还是有的,这次他回了村子,他能一点表示都没有?过完年就离开?可能吗?

实际上陆泽这次回去就已经做好了大放血的准备,哪怕只是为了父母能在这个村子里过的舒坦,他也必须得散财。

捏了捏眼角,这种事情想着就上火,做多了,陆泽怕一个人养活上百头狼,做少了,村里那帮人难保不会有坏心眼。

陆泽、陆楠一年到头不在家,陆卫国现在走路都成了问题,陆泽敢保证,这事解决不好,肯定有损种半夜去砸陆泽家的玻璃。

三个小时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到站时陆泽勉强想到了一个好的办法,只是希望原本慈眉善目的亲戚们,不要翻脸让大家都难堪吧。

……

过年时租车肯定是会贵上一些,但有一定越野能力的车却并不算走俏,毕竟不是谁家都跟陆泽家一样,住在沟里,正常家庭普通suv就够用了。

但车型也就那么几款,陆泽就挑了一辆白色的普拉多。

随后经过一番大采购,又花了陆泽八万多,刷了卡,全部塞进车厢里,除了驾驶座,其他的位置全都堆满了。

系统并没有连生活必备技能都给屏蔽,比如做个家常菜,开个车这些还是会的,而且所有课程的驾龄加在一起,那可就是正经的老司机了,一百来岁的那种。

起初有些不适应油门的松紧和车体视距,后来越来越顺畅,开上国道就嗖嗖的跑,一点都不慌,最重要的是,非常遵守交通规则!

经过村口那条土路的时候,陆泽发现这条土路已经被人填的平整了,虽然还是土路,依旧有坑坑洼洼的地方,但比之前那种大坑、大坡要好多了。

貌似今年回村过年的人不少,村里的车也变的多了起来,身上穿的好的和穿在差的孩子玩在了一块,离的老远就能听见一帮孩子嘻嘻哈哈的声音。

要说一个村里出去那么多年轻人,肯定是会有几个有出息的,别的不说,就陆泽他二爷的闺女,现在就是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正经八北的机关干部,嫁的男人更厉害,只是跟陆泽关系不大,就不提了。

不过明星只出了陆泽这么一个而已…..

孩子们对车没什么概念,能跑的,四个轮的都叫车,而大人们不一样了,见到这辆大车路过,纷纷住脚,伸脖子往里打量,想看看司机到底是谁。

直到车停在了全村最气派的三层小楼前,这帮人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村里首富,陆家老大回来了。

这个首富可能有点水分…..不,没有水分。

反正不一会,陆泽回来的消息就在村子里传开了,某些翘首以盼的人,也开始按耐不住手爪子了。

下车把院子的铁门拉开,他可以看到一楼的落地窗后,李玉梅双手背后,弯着腰贴着玻璃往外看。

把车开进院子里,望着自己还没有住过一次的家,外面刷着米黄色的外墙漆,色彩很温暖,陆泽可以看到一楼客厅上的大灯,真漂亮。

“哥!你买车了?真够气派的啊,车里拉的是什么啊?我帮你拿。”

路上有不少的积雪,反光很刺眼,所以陆泽一直是带着墨镜的,点了根烟,摸了摸自家妹妹的脑袋,打开车门拎着的年货进了屋。

推开门之后,一股暖意涌了过来,让墨镜都结了一层雾,随手把墨镜扔在一边,开始来回搬着年货。

等搬完,陆泽脱掉外套,走到靠在墙边的李玉梅身边,手指轻轻在她的头顶扒拉向下,带着心疼的笑了一下。

“白头发多了不少,过两天我带你去市里好的理发店染一下。”

扭头看着屋里坐着的父亲,过去摸了摸陆卫国的手,断指处冰冷,掌心却是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