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app打不开怎么办

什么情况

夜惊羽震惊瞪大眼睛,感觉林云曦身上原本笼罩的强大诅咒之量已经削弱了大半,他愕然觉得不可思议:“湮神咒杀的威力足以瞬间灭杀神境强者,你居然能将诅咒力量转移到一只宠兽身上”

虽然夜惊羽先前暗中旁观已经知道御风之君被逼到穷途末路之时,想要搏命拼一把夺舍林云曦的强大宠兽,结果倒霉地附身在刚才那只空有外表的孱弱观赏性宠兽身上,但以御风之君的神识,已经虚弱到快要跌落神境的地步,怎么也不可能承担得了湮神咒杀吧

另一边林云曦心里也有些懵逼,她刚才只是想分散一下那股诡异诅咒力量对神识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的侵湮,对小青、吱吱、云翼飞虎等几个小家伙舍不得,但是现在有了一个最好的背锅侠,被御风之君夺舍了的傲娇布偶猫嘛

林云曦完打着死马就当活马医的念头召唤出了傲娇的布偶猫,毕竟这也是跟她神识相连的契约宠物,怎么也能起到一点点分担作用吧

谁知道,效果居然好得吓人,连夜惊羽似乎都受到了惊吓。

虽然心里发懵,但林云曦脸上不动声色,转了转眼珠突然发出一声得意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夜惊羽你现在知道了吧,其实一切都尽在我掌握之中你的招数对我根本没用”

夜惊羽微微沉默,然后异常不齿地看着林云曦:“说这话你不觉得亏心吗”

“当然不”

林云曦的脸皮久经磨练,对此毫不在意,还特意露出小白牙灿烂一笑:“哼哼,成王败寇,现在我说什么都是真理”

夜惊羽:“”

怎么莫名感觉原本属于他曙山魔主的台词被人给抢去了

嫩的出水清纯美女生活照模样难以忘记

林云曦还有些奇怪夜惊羽为什么不趁着刚才的大好时机进攻,当她警惕感知过去,却讶然发现夜惊羽现在虽然外表看起来一切如常,但实际身上气息却衰落得厉害,看来施展湮神咒杀对他来说也并不是无代价。

不过仔细一想也是,如果这种无影无形的可怕诅咒能轻易施展,就连神境强者都难以抵御,那夜惊羽也不至于到处都是敌人,而是真的众生惊惧跪拜,一统归梵大世界了

想到这里,林云曦不再提心吊胆,露出小白牙得意一笑:“哈哈,你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湮神咒杀已经被我破解,你还有什么手段施展”

看着依旧活蹦乱跳的林云曦,夜惊羽深深皱眉,难以相信他潜心设计对付神境强者的隐藏杀手锏竟然如此轻易就被破解:“我承认果然是有些小看你了不过你以为湮神咒杀这么容易化解,将诅咒力量转移到宠兽身上就能高枕无忧大错特错”

“湮神咒杀的威力相当于神境强者神识自爆攻击,以御风之君的虚弱神识,根本不足以承受太多诅咒伤害”

看到林云曦露出惊讶神色,夜惊羽继续冷然开口:“御风之君消解不了的诅咒力量,必然还会继续深入侵缠你的神识,就算不能让你彻底陨落,也必定让你神识遭受重创”

林云曦看着夜惊羽,微微挑眉开口:“如果我能承受下来,那岂不是说明你堂堂曙山魔主的手段不过尔尔要不咱俩打个赌”

“打赌”

夜惊羽目光深沉看着林云曦:“其实你是想探究我本体实力到底达到了何种程度吧”

林云曦微微一楞,然后娇羞赧然点头:“夜哥哥果然聪明我知道你是好人,就告诉人家呗”

夜惊羽惊得浑身一颤,连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这是他几百年来受到最大一次惊吓

夜惊羽被林云曦为达目的竟然能如此不要脸的行为所震撼,心里不由将她厚颜无耻的程度再提高一级。这种既有实力又完不要脸皮的对手绝对最难缠,他尽量镇定心神不被干扰,神色凝重看向林云曦:“好,既然你想赌,那我就成你如果你神识受创,就将快速掌控规则之力的手段交出来,反之如未受创,我就将关乎自身的一个重要秘密告诉你”

林云曦暗自想了想,夜惊羽虽然是毁灭大魔王,但目前接触来看来却并不像不讲信用,应该不屑使用什么阴谋诡计,她就点点头同意:“好,我跟你赌了”

对面夜惊羽抬手一指,林云曦顿时觉得冥冥中那种诡异的诅咒力量又在聚集,她连忙召唤傲娇的布偶猫。

哼,夜惊羽绝对想不到,傲娇的布偶猫作为观赏性宠物,不仅能无限重生,而且召唤冷却时间只有短短几秒

而且林云曦敢跟夜惊羽对赌的最大信心,是在她神识感应中傲娇布偶猫躯体中的御风之君神识并未像夜惊羽所说的湮灭消失,而只是变得更加虚弱。要是按照夜惊羽刚才说法,湮神咒杀会是在彻底消湮御风之君的神识之后,才会将剩余的诅咒之力返还到她身上。

林云曦就不相信经过一位神境强者的承受削减之后,就凭她的强大神识还抵受不住一道诅咒

不过这样一来御风之君似乎就悲催了

林云曦对此在意吗

嗯,她表示很开心。

白光一闪,毛发闪耀顺滑自带柔光效果,颜值完美震撼,神态骄傲优雅,眼睛如同澄蓝色大海的傲娇布偶猫再次出现,刚刚疑惑抬起头,然后就瞬间“嘭”地一声化为白光,只留下一声隐约叫声回荡:“喵”

夜惊羽感知到缭绕在林云曦身上的湮神咒杀力量瞬间又削弱了大半,顿时哑然无语:“”

看来他以为无人能解的湮神咒杀确实存在着缺陷。

等到稍稍冷却之后,林云曦再次召唤出傲娇的布偶猫,眼睛澄蓝如同大海的傲娇布偶猫微微疑惑抬起头,又“嘭”地一声再次化为白光:“喵”

林云曦略微等了等,继续召唤。

“嘭”

“喵”

“嘭”

“喵”

“嘭”

“喵”

“嘭”

“喵”

“嘭”

“喵”

“嘭”

不知一连召唤了多少次,终于,在林云曦又一次召唤之后,傲娇的布偶猫出现后并没有化为白光消失,而是先神色迷惘,过了片刻后澄蓝色大眼中开始出现神采,然后一道几乎喜极而泣的虚弱声音响起:“喵哦求、求求你别再折磨我了我发誓绝对不会背叛喵,愿意做你宠物如果不答应就给我个痛快吧喵喵等等,我为什么会学猫叫喵”

林云曦瞪大眼睛:“”

啊啊啊啊,妈蛋变得一点都不可爱了呀、

她看见说人话的傲娇布偶猫非常不适应,第一反应就是想上前踹上一脚噢

林云曦先前没有特别注意,这时连续多次召唤傲娇的布偶猫,同时也因为湮神咒杀能灭杀神识,她才发现每次召唤傲娇的布偶猫都会有一个简单的控制神识随之生成,维持傲娇布偶猫的行动模式和自身特性,但却没有达到独立灵智的程度,而是更加类似于一个简单的智能应激程式。

每次召唤傲娇的布偶猫,简单智能神识就随同躯体一道生成,自动掌控躯体。御风之君夺舍了傲娇的布偶猫,以祂神境强者的神识强大程度,每次被召唤出来之后不过瞬息就能压制住简单神识,重新夺得傲娇布偶猫的躯体控制权,但这终究并非百分之百掌握。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当湮神咒杀被林云曦转移到傲娇的布偶猫身上,按照照正常情况,御风之君绝对难逃神识溃灭的下场,但因为有简单神识的存在,反而分担去一部分诅咒力量,让御风之君躲过陨灭大劫。

后面傲娇的布偶猫每次被召唤出来,御风之君因为神识惨遭重创,没有及时夺得掌控权,反而受到的神识损伤比较小。这样不知昏昏噩噩经历了多少次,每次都死去活来,就在御风之君简直绝望,以为祂就要这么凄惨地被磨灭神识彻底陨落的时候,突然发现那股诡异可怕的诅咒力量已经变得极其稀薄,不能再溃灭神识,祂顿时不顾曾经的神境强者身份,直接向林云曦大叫求饶起来。

毕竟比起彻底陨落,只要能活下去,丢一点点面子算什么,就算做宠物又怎么了喵

林云曦此刻已经彻底傻眼。

在她的神识感知中,御风之君的神识和傲娇布偶猫的简单神识两者原本泾渭分明,开始时候傲娇布偶猫自身的简单弱小神识被压制得似有若无,但经过湮神咒杀这么多次磨灭溃散神识之后,傲娇布偶猫的简单神识每次都会重新生成,而御风之君的神识却不会,并且其中蕴含的力量被磨灭得几乎百不存一,到最后两者强度慢慢接近,甚至开始诡异地呈现融合的趋势,两道神识逐渐合并成一道。

现在面对湛蓝色大眼可怜巴巴望着她,委屈无比开口求饶的傲娇布偶猫,林云曦张了张嘴,最后怨气冲天挥起拳头:“我去你都多少年的老鬼了,居然还敢跟我卖萌装什么可怜真找打”

呜呜,她优雅可爱的傲娇布偶猫再也回不来了吗

“好好好果然不愧是我看重的对手”

就在这时对面夜惊羽的声音响起,他面色凝重看着林云曦:“不但计划好一切,赢下与我的赌注,同时还利用湮神咒杀彻底收服一位神境强者,果真是心思缜密,谋算无余”

林云曦手里拎着傲娇的布偶猫,愕然无语:“”

堂堂曙山魔主,这么爱脑补真的好吗

可不承认的话,就显得她没这么聪明,但要承认的话,她好像也根本没有这种心机

就在林云曦皱着小眉头纠结的时候,夜惊羽已经沉声开口:“愿赌服输既然这次打赌你赢了,我就告诉你至少掌握三种规则之力,并且完融入自身神境世界,才有可能突破达到神境之上”

林云曦震惊瞪大眼睛:“神境之上”